“那我们是先看计划表,还是去会客室见两位?”林意寒见秦凡陷入沉思,提醒着问道。

  好的下属永远都是给领导选择题,而不是解答题。

  “直接去见两位吧,我毕竟是个商人,让人一直就这么等着,也不太好。”秦凡笑道。

  听到秦凡的话,林意寒暗中苦笑了一下,看来董事会安排个自己的任务是完不成了。

  原来董事会和林意寒共同商议,想尽一切办法也要让秦凡来林氏集团看一下,因为林氏已经搬出了原来的办公地点了。

  而是到了一栋海岸大厦。

  那是上个月集团资产数十倍增长之后,集团花大价钱收购的一栋大楼,并且作为集团总部的办公地点,大厦名字也叫做“林氏大厦。”

  新的办公地点,作为真正的幕后大老板不去看一下怎么能行。

  林意寒自然是想要秦凡到集团新总部看看了,所以特地做了一份今天早上秦凡安排下来了一份对南都各企业收购的报表,让他在看的时候,自己从旁讲解,然后“顺便”提起下集团新收购的大厦的事情,然后邀请他过去指点参观……

  然而,在看到秦凡之前她也就想到了现在这个结局,作为沈氏集团的第一继承人,在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未来的掌舵人,林氏集团再怎么变,再怎么发展,再秦凡眼里,也都是小打小闹,根本上不了台面。

  果然,完全不出所料……

  林意寒能怎么办?

  她也很无奈啊……

  车子启动很快,林意寒亲自开车,护送秦凡驶进花园别墅。

  别墅还是那个别墅。

  只是原来的主人早已经被溺死在了河水里。

  秦凡虽然掌握了陈忠良是被他亲生儿子陈雷所害的确凿证据,但事情已经过去了,该死的,不该死的,现在全都死了,秦凡也不想再费这个精力和功夫做去这种昭罪恶于天下的伟大壮举,这很无聊,也不会再有任何的意义。

  车队穿越占地几十亩的别墅护院,停在了中间别墅的门口。

  这个花园别墅是专门为陈忠良养老而盖,早些年间,光是买地皮就花了快一个亿,加上后来地上的建筑还有密集的稀有花草,总造价早已经超过了数亿,再以目前的市场评估,其价值,翻了数十倍也不止。

  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下来,林意寒立即下车主动走到后面为秦凡打开车门。

  在秦凡下车的一瞬间。

  “秦少!”

  别墅大门口两排仆人和保镖齐齐弯下腰,恭敬地问好。

  “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都散了,以后也不需要这样,我不太习惯。”

  秦凡挥了挥手,示意他们散去。

  他到现在也没有习惯这些繁冗的礼节,可能是从小到大自由习惯了吧,平常在公共厕所里尿尿,旁边站有人他都尿不出来,如果让他一直在他生活中盯着,这感觉还不如死了来的更痛快。

  看到两排仆人和保镖离开,秦凡的目光落在了再门口早已经等候多时的两位中年人身上。

  白色衬衫短袖,黑色西装裤,脚下是黑色皮鞋,浓眉大耳,一看就是做官的派头。

  “秦少,恭候多时,终于盼到你来了!”

  长得微微有些瘦的中年人见到秦凡,满脸热情地做过来,老早就伸出手,激动地和秦凡的手握在一起。

  “这位是临江市的刘书,知道秦少来,特地推掉了这两天的所有行程和会议,和王市专程在这里等您。”林意寒跟在秦凡身后,微笑着介绍道。

  “我知道,在南都的时候经常在电视新闻上见到二位,今天能亲眼得见,也是我秦凡的荣幸。”秦凡微笑地握着刘书的手,礼貌而不失尊敬的地说道。

  其实秦凡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都市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独地爱着只为原作者爱吃萝卜和芹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吃萝卜和芹菜并收藏都市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