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大师,你觉得如何?”

  彭老沙正自得意时,出言挑衅林易。fjshuwu.com

  林易拍拍手掌,不吝赞词,“彭大师果然技艺高超,求雨之术令我大开眼界,佩服!”

  他并未拆穿彭老沙。

  这个场面,拆穿也没用。

  靠嘴巴不如靠事实。

  等明日,胜败自见分晓。

  “呵呵,求雨是我彭老沙的看家本领,素来难逢敌手,”彭老沙越发得意,更不将林易放在眼里,“林大师,不知你用什么法子求雨?”

  “或者,干脆跪地求饶?”

  林易置之一笑,“彭大师的好奇心真重啊,俗话说各人有各法,各人有各招,至于我如何求雨,明天自见分晓。”

  彭老沙“咦”了一声,“这么说,林大师打算明天求雨?”

  林易点头。

  彭老沙干笑两声,随后登至法坛,振臂大呼道:“各位,今日我彭老沙的本事大家看得清清楚楚,可说差强人意,而这位林大师更了不得,自称胜我十倍!”

  “呵呵,林大师乃真正的绝世高人,明天定能为安宁县求一场甘霖!”

  三言两语,将林易架到了火上。

  这不是夸赞,明明是捧杀。

  果然,百姓们面面相觑,全沉默了。

  神色之间满是疑惑和怀疑。

  半天才回过神来。

  “什么林大师?”

  “比彭大师还厉害十倍?吹牛吧!”

  “呵呵,骗子!”

  “彭大师,明天请您继续求雨吧,咱们信得过您!”

  “是啊,有彭大师在,安宁县的大旱定能消解。”

  这场求雨,为彭老沙赢得不错的名声。

  百姓们都很信服。

  他刚才所言,故意给林易戴高帽,拉仇恨。

  如果明日林易求不到雨,便成了天大的笑话。

  其心可诛!

  彭老沙要的不止是木剑,还想将林易羞辱一番,以解怨气。

  “道长,明日当真要求雨?”

  江明悄悄走到林易身边,喁喁问道。

  他知道林易不会求雨。

  若强行设坛作法,恐自取其辱。

  林易点下头,“既有约在先,贫道岂能退避!大人放心,贫道自有手段!”

  见林易自信满满,江明便不再多问。

  这几日,林易指点他重修水德星君庙,参拜水德星君神像,虽一直不知缘由,但想来道长已有一番周密安排。

  自己相信道长即可,何必担忧。

  江明当然期盼林易也能求雨成功。

  如此,有两位大师为安宁县求雨,何愁大旱不解!

  一宿过去。

  第二日。

  江明早早来寻林易,询问应该如何准备。

  林易想了想,让江明布置了一个简单的法坛。

  有多简单?

  无非是一张供桌,几样供品,一柄普通的铁剑,几张黄符纸罢了。

  供桌设在县衙之前的大街。

  寒酸的像一场普通人家的祭祀。

  刚刚准备妥当,彭老沙带着众弟子赶来,乌央乌央一大群,差不多有五六十人。

  说是来给林易助威,实则显摆自己的威风,给林易增添压力。

  “彭大师,请!”

  江明主动上前迎接。

  “县令大人早啊,”彭老沙呵呵一笑,目光四扫,“林大师何在?”

  江明向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继承了一个道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独地爱着只为原作者野鹤归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野鹤归云并收藏继承了一个道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