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滑头苦笑:“我就说吧,咱这帮人里,就只有我是他娘的炮灰的命。fgshuwu.com”

  我看了看季雅云,问庆美子:“这肉身是你的,你本来就是这副模样,之前为什么要变成我朋友的样子?”

  庆美子舔了舔嘴唇,低声说:“她好看。”

  我一时无语。

  窦大宝说她也不是什么好人,而且现在也不算人,问我该怎么处置她。

  我让他先别急,问庆美子:“你说当初是遇到一个人,受他指引才去马尾河的。你见过那人?他是谁?”

  庆美子也显得有些疑惑,目光扫视一周,最终竟落在了韦大拿身上。

  韦大拿急了,“姑娘,这玩笑可不能开。我是见过你,但那是你们住店的时候,我又不走山,可没在山里头见过你。”

  庆美子摇摇头,说:“那人不是你,不过我肯定,我是在四方镇见过那人。”

  “四方镇的人?”韦大拿奇道,“你给我说说,那人长什么样?”

  庆美子再次摇头:“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好像也只见过他一两面。我本来就脸盲,除非再见到他,也说不出他长什么样。”

  “这特么叫什么事儿啊。”窦大宝打了个哈欠,又问我该怎么处置庆美子。

  我说,我们和她本来就素昧平生。当初指引她的人说她还有托生的可能,时隔一年,她还能回到自己的肉身,何尝不是应了那人的话?既然如此,那就两不相干,只要她不祸害我们,何去何从就由她自己决定。

  庆美子苦笑说,现如今她所顶的仙家已经彻底灭亡,她一具行尸走肉,又能去哪里?不如就跟我们在一起,多享受几天久违了的人味儿。等我们什么时候厌烦了她,是杀是剐悉听尊便就是。

  老滑头眼珠一转,问我:“你们说的那个张旭,这趟是不是也进山了?”

  他倒是提醒我了,我说是,张旭的确先我们一步进了山,目的如何但不可知。

  老滑头一拍巴掌,有些神秘的说:“我是不知道那仙树有什么门道,但时隔一年他又来了这儿,十有八九也是奔四灵镇的宝物去的。既然是这样,咱就把这娘们儿带在身边,知己知彼,总好过毫无防备。”

  要算起来,我和庆美子也曾共患难,不觉得她有什么威胁,也就是无所谓让她跟着。

  老滑头大致问了问我二次下到妖洞中的经过,听说仙肉被冻毙在冰道内,直说是天意使然。又说难怪先前这里会聚集了那么多老鼠,除去此处可供鼠辈避风御寒,还因双妖并生的仙肉虽然能够伤害人畜性命,对惯钻地穴的肮脏鼠辈却无兴趣。再加上蛇鼠本是天敌,仙肉由蛇精灭亡所生,自然就吸引了大批老鼠来此驻扎,这正应了相克相生的道理。

  整整折腾了一晚,我是真支持不住了,又吃了一些酒肉,就昏沉的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接二连三的做了好几个怪梦。

  似乎先是梦到和汤易、老滑头在仙肉寄居的妖洞中喝酒闲谈,没聊几句,老滑头就和汤易打起嘴仗,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鬼命阴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孤独地爱着只为原作者天工匠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工匠人并收藏鬼命阴倌最新章节